歡迎光臨華夏管理培訓網![免費注冊][會員登陸] 今天是:

《沖出重圍》向精益要效益

時間: 2019-09-05點擊:525

早上六點半,王沖被鬧鐘驚醒,睜開雙眼,一骨碌爬起來,在心里大喊三聲,“生命不息,奮斗不止!”猛地揮了一下拳頭。穿衣洗漱,開始晨跑。

這是王沖這幾個月“被”養成的習慣。隨著每天工作的時間延長,王沖很明顯感覺自己的身體開始變得臃腫,精神狀態也越來越差,注意力更是越來越難以集中。王沖明白自己有點超負荷了, 為了應付這種頹勢, 他不得不開始了 “被運動” ,每天的“被晨跑”就是這樣被煉成的。

跑步回來,拿起手機,給小艾發了條短信: “起床了” ,后面依然厚顏無恥地加上了兩個字“媳婦” 。

在上班的路上, 王沖隨便買了兩個包子吃, 給小艾打了個電話, 竟然還是不接。

便發條短信: “起床吃早餐啊!”后綴仍然是加了“媳婦” 。

到了辦公室,王沖坐在寬大的辦公椅中,透過辦公室敞開的門,看著外面忙碌的生產線,腦海里卻在思考著出路的問題,下一步到底應該怎么走?

這是他這幾天一直在思考的問題,要在四個月內完成大幅度提升利潤的任務,真的很難。

和自己之前經理的一番談話,讓王沖的管理理念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同時,他也堅信,只有按照利潤最大化的思路,消除主要浪費,才能完成“四個月”這個艱難的任務。

但是, 王沖也明白, 沒有具體的執行方法, 再好的理念也只是鏡中花、 水中月。

王沖正在思考著這個越理越亂的問題,突然被一陣激烈的吵架聲打斷。

“昨天上午生產線 203 班的組裝設備發生故障,導致生產線停產 0.6 小時,影響作業員數量 23 人,共造成生產線異常工時 13.8 小時。這個異常工時要劃歸到PE。同時,希望 PE 能夠給出對策,杜絕這類設備異常的再次發生……”這是一個清脆的女聲,但是,遺憾的是在這個聲音中感覺不到甜美,卻蘊含了絲絲殺意,充滿了進攻的意味。

“打住!打住!設備故障發生之后,PE 就馬上安排人員對應,也只是一個小故障而已,怎么可能有那么多?你不要每次……”高亢的男聲直接跟上,防守意味濃厚,但防守中還不忘進攻,希望扳回局面。

“什么叫每次?就是有這么多啊!你們……”“誰信你啊!上次的設備故障不就多劃了十幾個小時的異常工時給 PE,如果不是我們發現及時……”直接舉出強有力的佐證,證明自己所述并非空口無憑空穴來風。

“什么呀?上次是因為你們維修的設備不穩定,導致生產線產能降低。難道你們設備維修的不好造成的產能損失還要生產部門來承擔嗎?”

……

雙方你來我往,互有攻守,戰局進入僵持。

“再接下來就是, 昨天上午生產線 236 班發生了異常, 由于材料的供應不及時,導致生產線發生 0.8 小時的停工,這個損失需要由 IQC(進料檢驗)來承擔。 ”

“這個異常工時不是 IQC 的,是 PC(生產計劃)的原因,如果不是 PC 臨時變更生產計劃, 根本就不會發生這種狀況。還有, 異常工時好像也沒有那么多……”

……

聽到生產線傳來“高亢” “激昂”的吵架聲,王沖重重嘆了一口氣,又來了!

這就是工廠每天一次的生產管理早會。在王沖看來,早會的任務似乎就只有一個——吵架。

不知從什么時候起 — 從王沖進入公司以來 — 每天的生產早會就是“***” , 激烈而殘酷, 圍繞的主題自然是各種異常造成的異常工時的數量及歸屬問題。

這是公司關于效率管理的制度。工廠在生產過程中,總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工廠習慣稱之為“異常” 。異常發生之后,會造成效率降低,品質不良等,最終的表現就是工廠的效率降低,成本提高。

為了降低這些異常對工廠的影響,工廠采取了異常工時管理。就是將所有影響產能的各種異常及其造成的異常工時劃撥給相關部門,以激勵各部門及時處理異常,減少異常對產能的影響。

這種管理模式,還是幾年前公司在日本豐田公司顧問的指導下,建立豐田生

產方式的時候引入的。眾所周知, TPS 有兩大支柱之一就是“自動化” 。簡單地說,就是生產線上發生品質、數量、設備故障的問題時,任何人發現故障問題都有權立即停止生產線,主動排除故障,解決問題,從而不斷減少產線停止的次數,提高生產線運行的穩定性。

這種方式導入之初,效果還是很不錯的。但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就變成了這樣,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在“問題是誰的”和“工時有多少” 。比如制造部門說異常應該是 PE 的,PE 說不是。制造說異常工時有這么多,其他部門說沒有那么多,潛臺詞就是“你耍詐!”然后呢?“***”開始, 就演變成上面的吵架, 到最后,吵啊吵的,甚至連為什么吵架都已經不記得了,只是為了吵架而吵架。

針對異常及其造成的異常工時的管理問題,在王沖接手這個工廠不久,同樣是早會上的刀光劍影、殺氣四溢。會后,王沖就這個問題向制造部門的主管請教。

“哎!別提了!”尚未開口,制造部主管先長嘆一聲,一臉無奈, “這個是公司的管理制度,目的很簡單,就是為了給各部門壓力,將各種異常造成的異常工時劃歸到各相關部門,并計入其成本中心。從效果來看,剛開始還是很顯著的,但是隨后——”

他搖了搖頭,才又說道, “大家發現這個問題是有捷徑的。怎么辦呢?只要將歸屬本部門的異常造成的異常工時最小化就可以了。于是,就出現了這個局面,你看到的這個局面只是小場面,你還沒有見識過真正的大場面呢?算了,又不是什么有面子的事情,就不提了!”

一說起異常及異常造成的異常工時,制造部主管滿腹牢騷,一肚委屈,大有誓與竇娥比高之勢。

“那異常工時怎么會有這么大的爭議呢?”王沖不解地問道。

“這異常工時很多情況下確實是主觀確定的。所以啊……”

制造部主管無奈地看著王沖,攤了攤手,透露的意思很明顯 — 你懂的!

于是,在沒有任何頭緒的情況下,王沖選擇了聽之任之。

……

聽著早會上還在繼續的吵架聲,王沖走過去,將辦公室的門輕輕地關上。王沖不無惡意地想,吵吵也好,增加肺活量,促進血液循環,有益身心健康。而且,清早的時候吵架,可以提神。

這樣想來,吵架還是有一定“益處”的。王沖禁不住笑了。

……

已經是 7 月上旬了,又要完成月度總結報告了。與以往不同的是,由于上半年已經過去,還要完成半年度的總結報告。各部門已經陸續提交了月度報告和半年度的總結報告。

王沖首先打開的是會計部的報告,6 月份果然一如既往地“堅挺”——利潤仍然是負的。而且,其他會計指標也不好看,最起碼沒有顯著的改善。

也許月度經營總結會議的時候,李總又要跳腳了。事實也確實如王沖所料,只是真實的情形比王沖預料的還要糟得多。

王沖還是耐心地從會計報表中一行一行地看下去,材料使用費用,人工成本,管理費用……

會計報表的數據讓王沖頭疼不已。

如果說會計部的報告是工廠經營的結果在“錢”上的表現,那工廠其他部門的工作,則是造成工廠經營結果的原因。

各部門月報都是非常標準化的,被劃分成以下三個模塊:

第一個模塊: KPI(關鍵績效指標)數據及其推移狀況。

第二個模塊:本月度完成的主要工作、改善項目及其。當然,不忘對本月的問題點進行總結。

第三個模塊:下月度的工作計劃。

所有報告都非常套路化,并沒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只是在看這個月的報告時,王沖多了一些疑問。在月度報告的第二個模塊中,各部門的工作非常努力,績效也不錯,畢竟有些改善項目的效益還是很大的。

但是,報告的第一個模塊中,從推移數據來看,呈現的多是上下波動的趨勢,并沒有看到顯著改善的趨勢,這樣看來,各部門的績效似乎也就平平了。

這兩個結論之間似乎有些相悖。

但王沖有自己的邏輯,若各部門的改善卓有績效,部門的 KPI 數據就會顯著提升。這是一種簡單的因果關系。

也許自己有些太理想化了!

所有的數據中(財務數據除外),最讓王沖揪心的, 莫過于工時方面的數據了。

最近幾年,為了應對人工成本的上揚,工廠在提高效率方面投入很大。

6 月份,工廠的實際生產工時(在財務中對應“直接生產工時” ,直接生產人員的月度出勤工時)達到了 38 萬個小時多一點。

接下來看制造部門統計的異常工時,這是每天生產早會吵架的源頭。總的異常工時數據是 3.9 萬,與上個月相比降低了 4000 多個工時,減少了 10%。比 5 月份還是有一點進步的,這個月還要給他們更大的壓力才行!

似乎僅僅憑借上面的數據并不能對 6 月的生產狀況作出全面的評價。王沖想起來半個月前讓 IE 統計的 6 月的標準工時數據,目的是為了統計完成這個月的訂單所需要的標準工時。

王沖就是想要知道每個月生產的所有訂單需要多少標準作業時間。

作為 IE 出身的王沖,對標準工時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而且當時的想法很簡單,把實際的直接生產工時與標準工時進行比較,也許就可以知道實際生產的狀況的達成率到底處于一個什么樣的水平。

王沖撥通了 PE 主管李響的電話, “喂。李響嗎?我是王沖。我之前讓 IE 統計的上個月的標準工時,完成了嗎?”

王沖之所以打電話給 PE 主管,是因為 CR 的組織體系中,多采取矩陣式的管理架構。以 IE 為例,公司總部有一個 IE 部門,統領公司 IE 運作,到了各個分廠,也有自己的 IE 人員,分廠的 IE 人員同時接受公司總部的 IE 部門和工廠的管理。但由于各工廠 IE 人員較少,一般不單獨設立部門,就像廣州二分廠一樣,IE就劃到 PE 部門管理。其他部門比如品質部門、采購部門等也是這樣運作的。

聽到王沖要自己交功課,李響有些尷尬地說: “哦!王廠長,已經完成了。這幾天比較忙,忘了交功課了!我馬上發給你!”

李響這小子還是一如既往地馬虎。

“趕快!”王沖不耐煩, “再發生類似狀況,年終獎減半!”

“好好好! ,一定改,一定改!”李響在電話那邊應聲不迭。

掛斷電話,王沖打開 Email,將李響發過來的標準工時的數據調出來之后,王沖第一感覺就是大白天撞鬼了。

在 IE 的標準工時中,上個月所生產產品的標準工時只有 23 萬多一點,而實際的直接生產工時卻有 38 萬個,比標準工時多出了近 15 萬個小時。

在經歷過工作生活全面打擊之后(其中壓力最大的還是來自于“四個月”這三個字) , 王沖看著這個數據覺得愈發刺眼, 如同盯著夏日里十二點鐘的太陽一般,眼睛傳來一種灼燒感,胃里也傳來一種翻江倒海的感覺。

按照這樣的數據,實際直接生產工時 38 萬小時,但標準工時 23 萬小時,意味著實際工時比標準工時多損失了 15 萬小時,但實際統計出來的總異常工時數據是 3.9 萬小時,到底哪個數據是對的?

從現實的角度來講,4 萬個小時是生產線統計出來的,應該相信這個數據。

但是,從理性的角度來講,王沖更愿意相信 15 萬這個數據,畢竟,在半年之前,王沖還在擔任 IE 副經理這個職務,對于自己領導的 IE 建立的 ST(標準工時)還是很有信心的。

事實上,每天早會上針對異常工時的戰爭,更能讓王沖堅定自己理性的想法。

但是,他并不能肯定。

這 11 萬個小時似乎形成了一個黑洞,這個黑洞在不停地旋轉,越轉越快,而且隨著黑洞的旋轉,形成的黑暗也就越來越大,緩緩地將王沖包裹住,扯向那無邊的黑暗深處,越陷越深……

等他回過神,眼神重新聚焦在電腦屏幕上,他仍然感覺胃部在抽搐。

王沖把上半年每個月的直接出勤人數的推移數據調出來,發現,除去春節所在的那個月人數有大幅度減少外, 從整體上看, 人數并沒有降低的趨勢。這個時候,王沖感覺胃似乎已經沒有感覺了。

忍住內心的諸多疑慮,花了兩個多小時,王沖終于將報告完成了,但是他內心的疑慮卻一直揮之不去,反而有迅速發酵占據所有思維的趨勢……

工時方面的困惑讓王沖焦慮,材料方面是怎樣的狀況又是怎樣的呢?

從品質的數據來看,公司的品質似乎還不錯,都已經達到了預定的目標,但是材料成本又是怎樣的呢?

如果工時方面有這個問題,那材料方面有沒有這個問題呢?

設備方面呢?間接人員和管理費用呢?……

面對毫無頭緒的各種數據,王沖徹底凌亂了!

“嘟——”電話鈴聲打斷了王沖的思緒,王沖拿起電話: “喂,你好。……下午兩點李總要召開各工廠的成本管控會議,地點在‘Hong Kong Room’……好!我知道了,我準時參加,謝謝!”

電話是李總的秘書打來的。可能每個公司都是這樣,在經營一帆風順的時候,大家的日子都好過,喝茶聊天都可以過一天。但是當公司的經營遇到困境的時候,最忙的就是公司的管理層,每天開不完的會,作不完的報告,新制度和新舉措更是層出不窮,輪番轟炸,大有要把人雷得外焦里嫩的態勢。

這些所謂的新舉措和新制度,有些在短期內還有些效果,有些可能一點效果都沒有。但是如果不做些什么,就會讓人感覺管理者面對困難居然束手無策,針對危機一點辦法都沒有。因此,只有不斷地作出舉措,才會讓人感到各級管理者解決困難的積極態度和帶領團隊沖出困境的決心。

就好像一個溺水的人,明知道越掙扎沉得越快,但是如果不掙扎,就感覺自己在漠視自己的生命一樣,所以,99% 的溺水者還是會掙扎。

下午開會的時候,王沖早早地到了會議室,找了個遠離主席臺的位置坐下,滿腦子都是上午寫報告時的疑問。直到李總那一聲洪亮的“人到齊了,我們準備開會,首先請 CEO 蕭總就公司整體的運營狀況和下一步工作的方向作出指示。 ”

將王沖驚醒,才發現會議室里坐了十幾號人,公司的 CEO 蕭總也來了。

王沖很想努力去認真聽一下會議的內容,奈何上午報告中的疑問慢慢占據了整個腦袋,讓王沖沒有辦法集中注意力。

蕭總介紹了現在公司整體的經營狀況,無非就是整體經營愈加困難,人力成本上升迅速,然后就是各工廠要盡快提高生產力,加快導入設備的進度以節省人工。當然了,整個廣州分廠就是負面的典型,因為廣州的幾個分廠表現都非常糟糕,整個事業部面臨整體虧損的狀況,大家必須嚴格管控成本,同時要向內陸的分廠學習一些做得好的地方。當然,這個過程中少不了大量的報表。

CEO 發言之后,就是李總發言。王沖掏出筆,也和其他同事一樣作出細心聆聽的姿態,一邊拿著筆在本子上無意識地亂畫,一邊聽李總講話,也就是說說形勢如何嚴峻,成本要如何管控,都是李總最近一直都在強調的話題。王沖聽了開頭幾句之后,思緒又完全被上午看到的工廠運營報告所占據,只是斷斷續續聽到幾個字, “上半年的業績比去年同期降低了 20% 以上……最低工資標準上漲30%……***匯率上升……削減不必要的開支,控制費用……當務之急是提升效率……要加快設備導入……”

熒幕上投影出來一張張幻燈片,李總等人列舉了各種數據,包括標準工時的數據、人工成本上揚曲線等,甚至還包括***匯率曲線。

是啊!確實要提高效率。但從自己工廠的實際狀況來看,僅僅導入設備的話,實際上并沒有預期的那么好。我們很用心地努力導入設備,并對現有設備進行自動化半自動化改造,可實際的結果呢?作業員好像并沒有如預期的那樣迅速地減少,而且,還要承受那么多的設備故障帶來的損失。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等王沖終于收回如脫韁野馬般的思緒,將注意力拉回現實,卻發現投影出來的報告已經是最后一頁了。王沖急忙停止了類似鬼畫符的抽象派畫風,翻了新的一頁,抄錄了下來。

(1)節約材料費。

(2)節約水電氣費。

(3)節約消耗品 / 治工具費。

(4)減少 OT(加班時間) 。

(5)設立工程改善小組,降低工程不良率。

(6)降低物流費用。

……

每個月,各部門都要將降低的費用統計出來,并提交給李總。

事實上,每個工廠一直都在這么做,只是沒有寫報告而已。

也就再多寫一份報告罷了,反正報告已經夠多,也不在乎再多寫一份。王沖只能這么自我安慰。

……

下班在路邊的快餐店隨便吃了一份快餐,回到宿舍的王沖正準備打開電腦,看一下今天還沒有時間看的 Email, 手機響了, 抓起手機一看, 是家里打來的電話。

壞了,已經一個多月沒有給家里打電話了,老媽肯定是興師問罪的。王沖趕緊深吸一口氣,培養了一下自己飽滿的熱情,接通電話。

“喂,媽,我正準備給家打電話,您的電話就來了,您和我爸的身體還好吧?”

“還死不了!臭小子,多長時間沒有打電話了?都快忘了你媽了吧?還真的以為你是從石頭縫里蹦出來的啊?上次跟你說的事情,忘了嗎?”老媽像連珠炮一樣,一股腦的問話鋪天蓋地狂轟亂炸。

一聽老媽口氣不對,王沖趕緊轉移話題, “你們要記得吃藥啊,注意身體,我這邊都很好,你們不用擔心。 ”

“你不要打馬虎眼,說,準備什么時候結婚?你都這么大了,你那個小學同學,那個誰啊,叫什么來著?人家小孩子已經快上小學了,你還要拖到什么時候?”

這是老媽的風格,為了證明自己是對的,總喜歡通過對比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觀點,好像能使自己的觀點更加有依據。

“我已經在和小艾商量了,一定會盡快結婚, ”王沖保證。

雖說嘴上說得很輕松,但是王沖心里一陣打鼓,結婚的事情并不是一個人想就可以的,也不是兩個人想就能夠決定的。結婚是兩個家庭的組合,所以,除了當事人以外,還要當事人身邊的人也沒有意見才可以,這其中最主要的就是當事人的父母。對于小艾的父母,王沖很無奈,確切地說,是對小艾的媽媽很無奈。

小艾的媽媽一直義無反顧以及堅決堅定地反對小艾與王沖交往,原因王沖也心知肚明,無非兩點:第一,本身無物,直接表現就是相貌不出眾,身高還不足;第二,身無他物,直接表現就是非富非貴,準確一點,窮小子一個。對于一個其貌不揚的窮小子,要娶自家辛辛苦苦細心呵護二十多年的姑娘,做父母的誰都難免心有芥蒂。

王聰很能理解小艾媽媽的想法。畢竟,如果自己為人父母,也不愿意自己家養了二十年的天鵝被癩蛤蟆給啃了。如果不是小艾這姑娘一根筋地堅持,恐怕王沖早就陣亡了。當然了,王沖也不會放棄,原因很簡單,既然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那么,不想吃天鵝肉的蛤蟆就不是好蛤蟆。即使自己是一只蛤蟆,也要做一只有追求有上進心不是天鵝肉還不吃的好蛤蟆。

漂亮話說出去容易, 但做到真的很難, 所以, 王沖就一直強迫自己不斷地上進,只是為了不斷縮小與未來岳母要求的標準之間的差距,如果能夠超過,那自然是錦上添花的事情。

“人家小艾多好的一個姑娘啊,趕緊結婚,不結婚人家姑娘飛了咋辦?到時你哭都沒地哭!”老媽恨鐵不成鋼地說。

“知道,知道!媽,你們注意身體,我現在加班,改天打給你們,就這樣,掛了啊!”

王沖撒謊后趕緊掛斷電話,最后還是聽到老媽罵了句“臭小子” 。

自己還真的是很失敗啊!搞得自己一直很忙,但是好像沒頭的蒼蠅一樣亂撞,結果呢?工廠沒有搞好,可以說是一塌糊涂。和女朋友小艾的關系也處理得一團糟,關系越來越差,小艾對自己的抱怨越來越多,也許哪天當小艾不再抱怨的時候……王沖不敢想那種結果,就像網絡上說的:當你對一個人不抱希望的時候,就不會有失望。現在就連老爸老媽也開始不滿,難道自己真的要眾叛親離了嗎?

(免責聲明:文章來源于互聯網,純屬學習與公益需求,版權及觀點歸屬原作者。在傳播過程中難免出現信息來源不明的文章,如果涉及到版權要求,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尊重您的知識版權,并按要求刪除處理。)
 

相關文章
管理文庫內頁banner1  供應商管理
管理文庫內頁banner2  課程開發
管理文庫內頁banner3   精益生產
  • 海量精品課程為你準備
  • 培訓機構:優秀培訓機構
  • 免費課程:優秀公益課程
  • 內訓課程:針對個性課程
  • 專業服務幫你選課程
  • 培訓機構:優秀培訓機構
  • 免費課程:優秀公益課程
  • 內訓課程:針對個性課程
  • 全網最優性價比課程
  • 培訓機構:優秀培訓機構
  • 免費課程:優秀公益課程
  • 內訓課程:針對個性課程

Copyright?2000-2006 clnaturalston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華夏管理培訓網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

北京 · 深圳 · 青島 · 沈陽 · 成都 ·武漢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粵ICP備05056500號